如蕤

想要和你 飞到宇宙去

【all叶】偷窃者也3

终于记得更了✧*。



  叶修从来认为,床伴只是床伴,除了肉体关系什么也不是,只是互相发泄着性欲,互相索取,得到自己想要的。想做就做,不想就下次。
  
  
  但叶秋不是,不只是与他上床做爱。他们是情人,或许只是叶修的单方面认为。他们也是兄弟,从一出生就有着血缘的羁绊。
  
  
  站在十字口,等着绿灯亮起,像是夏夜萤火虫的光芒。但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叶修裹了裹衣服,觉得冷风竟然有些刺骨。
  
  
  秋天,叶秋,一叶知秋,一叶之秋。
  
  
  叶修胡乱想着。
  
  
  不知转了几个弯,走了几条街,总算到了“一叶之秋”。叶家在花巷设的酒吧,现在被叶修管理,专门在此交易违禁品。
  
  
  虽然离大学较远,但叶修喜欢走路来此。因为叶秋是在花巷前的这个十字路口,被卡车撞死的。
  
  
  每每来此,叶修似乎还能看见叶秋在自己面前飞起,带着绚烂的血花,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场景。
  
  
  推开黑色带着鲜红玫瑰花纹的大门,到了酒吧里。
  
  
  酒吧里的装饰都是以红玫瑰为主题,却和“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叶修命人布置的,因为和叶秋在花房里做过一次,那时候花房里全部都是红玫瑰,叶秋说他很喜欢红玫瑰。
  
  
  酒吧还没有营业,要等到天色变黑。
  
  
  天黑之后,这里就会变成群魔乱舞的场所,白花花的肉体全都交缠在一起,你不分我,我不分你。
  
  
  而现在,只有一束白光静静打在吧台上一只红玫瑰上,有些歪了。叶修把它扶了正。
  
  
  “昨天的事怎么样了?”叶修拿起一杯伏特加,坐在吧台上,慢慢喝着,又一面问着安文逸。昨晚有人在酒吧喝醉了闹事,伤了一个酒保。庆幸昨晚没有交易,否则又要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人已经处理掉了。调查过应该是巧合,单纯喝醉了。没有几个人,敢清醒着在一叶之秋闹事。”安文逸把擦好的酒杯放好,又扶了扶眼镜。
  
  
  “那就好。今晚不能出岔子,有些货要卖。”叶修点燃一只烟,望着青烟慢慢往上升。脑子乱乱的,最近总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您需要先睡一下吗?顶层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晚饭我会上来叫您。”安文逸提议。
  
  

【all叶】偷窃者也2

随便写写✧*。
班上要排话剧✧*。
存稿慢慢发✧*。
  
  
  “或者,换一种说法,偷。”
  
  
  叶修脸上的面具没有破碎,只是说:“我……没有……”
  
  
  苍白无力的辩解,因为无法辩解。
  
  
  人赃俱获。
  
  
  “那么叶家的嫡长子为什么会去偷东西呢?抑郁症吗?”
  
  
  叶修愣了一下,却又笑了。
  
  
  “想要做什么交易?”
  
  
  叶修转过身,直看着喻文州,没有丝毫畏惧。他撕下了小偷的面具,面具里的他是个王者。
  
  
  喻文州,狡猾得像狐狸一样的喻文州,喻家的独子。既然他没有立即将自己是抑郁症患者的事捅出去,而是静静等在这里,等着将自己抓个现行,还在这里慢慢恐吓自己。总是想要交换点什么,作为保守秘密的代价。
  
  
  喻文州也退开,到了一个安全距离,除掉靠在肩头的暧昧,与狡猾的威胁恐吓。
  
  
  “作为交换,我也有一个秘密需要告诉你。”喻文州靠在床边,两人的眼神,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接着,喻文州继续说:“我是个同性恋。”
  
  
  叶修虽然有些惊讶,却似乎又没有出乎意料之内。
  
  
  像他们这种世家弟子,总有些地方与他人不同,总有那些不为人知,被隐藏在光鲜外壳下的秘密。
  
  
  其实叶修也是同性恋,不过他的口味似乎更重,比如第一次就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什么的。
  
  
  但叶秋现在已经安静被埋葬在南山之土中。
  
  
  其实性向这回事,本来只应该家族内部知道。就算自己是个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但在外界看来,你只能是个异性恋。
  
  
  因为自己喜欢同性这一点,被捅出后,只能是个身败名裂。
  
  
  喻家是个从政的大家,喻文州又是独子,以后至少会是一个副国级的干部。
  
  
  同性恋这件事,其实和叶修有抑郁症的事也是差不多,对等的信息,使得交易更公平。由此得,喻文州是想要真心做交易的。
  
  
  但是抑郁症,对于叶修来说只是个引子,后面应该有更多需要一并被埋葬在南山里的事。
  
  
  喻文州将自己交叉的腿换了个方向说:“我需要一个床伴。”
  
  
  又向叶修走近:“你很适合。”
  
  
  叶修飞快思考着,最后想了想,点了点头,扬起一个笑容:“好啊。我也缺一个。”
  
  
  自从叶秋死后,叶修就没了床伴。
  
  
  有时候仔细想想,同性恋多好,又不会怀孕,还很刺激。
  
  
  “现在试试怎么样。”喻文州用陈述的口气说,从他的抽屉里拿出来避孕套与润滑剂。
  
  
  慢慢逼近,将叶修圈在怀里,四目相对,然后吻了上去。
  
  
  慢慢摩挲,勾勒唇形,撬开齿贝,喻文州温柔入侵,叶修迎合,两舌交缠。
  
  
  “唔……嗯……”发出了低低呻吟。
  
  
  喻文州的手开始伸进了叶修的衣服中,顺着脊髓,一节一节往上。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动作越来越放肆,叶修却推开了他,嘴唇红肿带着水光。
  
  
  “我还有事。”叶修错过喻文州,将床上的书放到了旁边桌子上的小书架上。
  
  
  “今晚?”喻文州提议。
  
  
  “抱歉,也没有时间。”叶修拿起外套,“下次吧,还有很多时间。”
  
  
  之后便离开宿舍,去了花街。
  
  
  还在宿舍里的喻文州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
  
  
  叶修对什么都不留情面。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似乎什么也不能让他打破自己的规则。
  
  
  “当我的床伴怎么样?”
  
  
  “好啊。”
  
  
  简单的语气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一样。
  
  
  但就是被这样的叶修吸引着,无可救药。
  
  
  起码能先得到身体不是吗?
  
  
  喻文州把叶修刚刚摆到书架上的书摆正,决定也出去走走。
  
  
  
  
  
  
  
  

【all叶】偷窃者也1

你们放心入坑✧*。
我已经写了好几篇了✧*。
为了写h而诞生的一篇文✧*。  

  
 
  
  叶修合上书,从寝室里的床上爬下来。
  
  
  四人寝,只住了三个人。
  
  
  叶修,喻文州,周泽楷。
  
  
  小周去图书馆看书了,喻文州好像出去吃饭了。
  
  
  所以现在,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
  
  
  把书丢在了自己床上,走到喻文州的抽屉前。先是观察了一下,再打开。
  
  
  自从叶秋车祸去世后,叶修有了小偷小摸的毛病。偷得并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也不是因为穷。相反,叶家是黑白通吃的大家族,而自己又是嫡长子。
  
  
  自己只是喜欢这种感觉,偷窃的感觉,窥探他人的感觉。享受心脏疯狂跳动,快要飞出胸膛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有病,看了医生,也吃了药。
  
  
  但自己心中不愿意病好,感觉会失去什么东西一样。看病只是给叶家装个样子罢了。
  
  
  医生是自己找的,可以保密,和王医生呆在一起聊天也很开心,只是这个病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好了。
  
  
  他也可以在偷窃之后,像平常一样说话,甚至谈笑风生,就像静静躺在某个角落的赃物并不存在一样。
  
  
  从高中时期开始的偷窃,现在也没有被发现过。
  
  
  叶修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只是看着眼前的抽屉,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却井然有序。
  
  
  果然是喻文州的抽屉,这么整齐。
  
  
  抽屉里面甚至有避孕套和润滑剂。
  
  
  最后再看了看,只拿走了一把剪刀。
  
  
  但就在准备合上抽屉,准备把一切回复原样的时候。
  
  
  “叶修,今天你想要拿走什么呢?”喻文州慢慢从厕所旁边走出来,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淡淡微笑。
  
  
  被……发现了?!!!
  
  
  一瞬间,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连呼吸也忘记。
  
  
  “我……”觉得嗓子被堵住,说不出话来,又高度兴奋着。
  
  
  “你手里,是什么呢?是我的剪刀吗?你是想要借它吗?如果你想要借它的话可以和我要的。”
  
  
  喻文州的样子像是和平常没有区别,只是步步向叶修逼近。
  
  
  叶修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剪刀,死盯着,不敢回头。
  
  
  喻文州走到了叶修身后,两人一指的距离,喻文州将头凑到叶修的耳边,感觉到叶修轻轻的颤了一下,脸上也与平时一样的神色。
  
  
  “或者,换一种说法,偷。”

【all叶】【abo】黑与妓①

这是篇大概黑道文,然后这前面大概都是铺垫,先来点伞修糖❁
叶修大概是黑道大佬,神秘失踪了几年,一直住在伞哥家里❁
疯狂发糖❁
  
  
  “叶修,我回来了。”苏沐秋打开门,将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一旁的柜子上,里面是给叶修带的草莓。
  
  “做饭了吗?”
  “嗯。”叶修瘫在沙发上,懒洋洋应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
  
  
  “吃过了吗?”苏沐秋走过沙发,随手就摸了摸叶修的一头乱毛。
  “别乱摸,你是傻逼吗?”叶修眯着眼,一脸冷漠,依然看着电视里的男女主角,男的依然高冷死傲娇,女的依然傻白甜。
  
  
  “你才傻逼。”苏沐秋条件反射一样立马回答道,就像“how are you?”“i'm fine”。然后坏笑了一下,就来劲了,直接翻过沙发压到叶修身上,开始挠他腰上的痒痒肉。
  
  “别……我错……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挠……了…沐秋……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情期不想动啊,不然我就干翻你。
  
  
  “你之前说谁傻逼?”
  
  
  叶修本来就是一个很皮的人,所以他的回答当然是:
  “你傻逼……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被挠的更狠了。
  
  
  “谁傻逼?你再说一次我试试。”苏沐秋开始下重手,不只是在腰上乱摸。摸哪里,你们懂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错了……”
  
  
  你还动手动脚的是吧,要不是我还在发情期。
  诶?哪里不对,怎么觉得下身有些,emmmm……烫?
  
  
  “沐秋……哈哈哈哈……你是不是……”
  
  
  叶修话还没说完,吓得苏沐秋马上坐起,因为他之前一直故意压在叶修身上。
  
  
  “什么是不是,我先去厕所了。”
  
  
  然后飞快溜走,不会暴露了吧?
  
  
  苏沐秋一跑,叶修又是整个人瘫着,像流体动物一样整个人缩在沙发的一角。omega发情期来到后,吃了抑制剂就是这副慵懒的样子。
  
     这么一下就累了啊,当年我一个通宵去端张佳乐老窝都没累。 
  老了老了。
  
  
  厕所里传了冲水的声音,听见门被打开,叶修便说着:
  “我先睡一下。”声音朦朦胧胧。
 
  “行。”
  
  
  还好还好,叶修要睡觉。还担心又要编借口,三年什么借口都用了,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
  
  
  叶修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身为omega,即使服用过抑制剂,在alpha面前睡着依然十分危险。
  但沐秋是不一样的,总给人安心可靠的感觉,虽然两人个经常怼嘛,但还是好朋友的(你的好朋友其实想睡你)。
  
  
  吃过叶修做的饭后,苏沐秋本来想直接回房睡觉,但不知怎么,又走到叶修旁边坐下。
  
  
  看着他的柔和睡颜,忽然想起成年后第一次见面,叶修浑身是血,直挺挺在自己面前倒下。
  
  
  是我没能找到你,保护你。
  
  
  然后小心从他的手里抽出遥控器,把电视的音量调到最小,又拿出一条毯子,给叶修盖上。
  
  
  动作轻柔,像生怕打碎了些什么。
  
  
  叶修安和的闭着眼,身上有些藏不住的omega的香味。
  苏沐秋凑得很近,能数清叶修一根一根的睫毛。苏沐秋又盯着叶修看了好久,目光似那黎明的透过白雾的光(丁达尔效应),飘飘渺渺,想把叶修的模样刻进骨子里。又不由得将头更低,欲望按住了他的后脑勺。
  
  
  只吻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吧?
  
  
  含住他的唇瓣。
  淡淡的甜甜的。
  睡梦中的人好像什么也没有察觉。
  
  
  叶修,你是omega的事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我爱你是因为你是叶修,而不是因为什么性别,什么信息素。
  
  
  
  苏沐秋轻轻叹了口气,轻轻拥住叶修,柔软的头发蹭了蹭叶修的脖子,叶修觉得有些痒,朦胧叫了声:
  “沐秋……别闹…………”
  声音软软糯糯的。
  
  
  这样的声音真想多听几次。
  
  
  “嗯。”苏沐秋应了声,不过叶修是应该听不见的。然后就抱着叶修也睡了过去。
  
  
  沙发很窄,两人贴的很近,混合着淡淡信息素交杂的味道,与午后的阳光。
  风吹开薄薄的窗帘,就能看见两人紧紧相拥的躯体,多么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啊。
  
  
  晚上,苏沐秋早早准备好了晚饭,因为有些事要说。
  “今晚沐橙不回来。”
  “嗯。”叶修迷糊的应了,然后揉了揉那一头乱毛。
  
  
  刚才去照镜子,不知道脖子上怎么多了几个红印。
  发情期睡这么一觉真是舒服啊,一点都不想醒了啊。
  
  
  
  然后一言不发的扒着饭,脑袋空空,没睡清醒。
  
  
  “来,干!”苏沐秋给叶修满上一杯啤酒,叶修没过脑子就喝了。
  
  
  
  等一下,我好像是一杯倒的!
  
  我还在发情期!
  
  抑制剂会失效的啊!
  
  
  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二杯已经喝了一半了。猛的把杯子放下。
  
  苏沐秋已经喝了一瓶了,其实是为了壮胆,虽然叶修随便一下就上了(叶修:???我没这么怂的吧?!!!),喝点酒可以持久嘛。
  
 (下章不出意外应该是车_(•̀ω•́ 」∠)_)
@沉迷学习 (ˊ˘ˋ*)♡

【all叶】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下

把坑补上ฅฅ*
随便写写ฅฅ*

  王杰希✧*。
  
  王杰希刚出道的那会儿,和嘉世的第一场比赛后,第一次在那个隐蔽的小通道了看见了叶修,那时叶修和吴雪峰在接吻。
  
  王杰希的内心有些震撼。
  
  这不能防止他被叶修迷住。他开始不自觉的和叶修亲近,更加靠近他,更想了解他,不是作为对手的那种了解。
  
  后来微草夺冠的那一天的晚上,王杰希给叶修打了电话:“叶秋,我喜欢你。”自己多喝了点酒,就硬把叶修拐到床上睡了。
  
  后来才知道,叶修的男人,远远不止吴雪峰一个,几乎全联盟。
  
  
  孙翔
  
  当他接过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想着自己可以和他站在同一高度了,可以追他了。不由得因为兴奋,说话嚣张了许多。
  
  但他没想到,俱乐部却要叶修退役?!这怎么行!
  
  他也曾和俱乐部协商过,也于事无补。
  
  他追了出去,看见叶修一个人走在雪夜之中,背影有些累了和不甘。他冲了过去,抱住了叶修,终于说出那句:
  
  “叶秋!我喜欢你!”
  
  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滚上了床。
  
  那时他看着叶修躺在自己旁边,高兴了好久好久。
  
  之后的之后,他发现自己被绿了。
  
  还能怎么办,原谅他! 
  
  周泽楷
 
     当他成为荣耀第一人的时候,心里却想着:这样的实力,我可以娶前辈了吧。
  
  轮回夺冠的那个晚上,周泽楷叫了叶修出来,叶修却主动吻了他。他能感觉前辈那炙热的呼吸就在身前。
  
  “小周……第一次吗……”他愣的说不出话。
  
  一夜春宵。
  
  到后来,小周发现自己绿了。
  
  前辈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苏沐秋
  
  苏沐秋是叶修的初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叶修安安分分的。
  
  但那场车祸之后,一切都变了。
  
  叶修消沉了许久许久,后来就浪起来了。
  
  哼!老子一点都不孤单!谁叫你先走,看我怎么绿你!

【all叶】【ABO】日夜不休被发现了 23

急性肠胃炎ฅฅ*
厕所里呆了一天(*꒦ິ⌓꒦ີ)  
还好存稿够ฅฅ*

23
  
  
  叶修因为激烈的房事,还在床上躺着。王杰希正在医生的办公室中。
  
  “抑制剂对他已经没有效果了。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抑制剂的效果越来越弱,然后一次量比一次多,最后变成这样。可以无限次的标记,最终有可能永久处于发情期,情况较好大约三到五天就会有一次。如此大量服用抑制剂,会刺激脑中的松果体,这样对于患者的性格也会有所改变。”苏医生说着。
  
  “大约是怎样?”王杰希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大概类似于傻白甜。”苏医生十分正经的说到。
  
  “傻白甜?!”王杰希把两只眼睛睁得一样大。
  
  “我们建议立即接受治疗。”
  
  “我得问问叶修的意思。”
  
  …………………………
  
  叶修醒来后,全身酸的不得了。王杰希问他什么时候接受治疗,叶修自然一万个不愿意。
  
  “快快快,我要马上回去训练室。”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又因为下身还是酸胀的感觉,一个不稳,差点跌倒。还好王杰希接住了他,这个人都挂在王杰希的身上。
  
  “没事吧?”王杰希的气息就呼在叶修的耳边,叶修觉得耳朵有些痒痒,红透了。
  
  “没,没事……”叶修的声音还是有些虚虚的。
  
  “那走吧。”王杰希一把把叶修抱了起来。
  
  “干,干什么啊!”叶修红着脸,“放我下来啊!”
  
  “你脚不好,我抱你。”王杰希特别正经。
  
  之后国家队就看见王杰希抱着脸色绯红,身上斑驳的叶修进了训练室。
  
  “woc!怎么回事?”方锐叫到。
  
  “老叶你!”黄少天都惊讶的说不出话。
  
  叶修脸红着从王杰希的身上下来,装得特别正经的坐在老板椅上,不忘十指交叉做深沉状。
  
     “吵什么吵!”叶修假装特别镇定,“关于我是omega的事,是真的。还有 我刚才是去检查了,检查!知道吗!”叶修拍桌。
  
  “其次,以后不准乱发信息素。”然后各种信息素就在空中飞舞了起来。张新杰的大海,喻文州的迷迭香,孙翔的核桃等等等等,就在空中飘啊飘。叶修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软了。
  
  “说了不准放!”叶修再一次拍桌,声音也软了。众人眼中放出了狼一般的绿光。
  
  

【all叶】修修就是用来宠的 04

   一直在发烧ฅฅ*
   大概是要废了ฅฅ*

    
04
  到了g市已经十点多了,喻文州是抱着叶修出机场的,叶修在上了飞机不久就睡着了。
  
  细密而又长的睫毛轻颤,手一直抓着喻文州的衣角,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
  
  做了多久的飞机,叶修就睡了多久,喻文州就看了叶修多久。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喻文州看着看着就亲一口,看着看着就亲一口。叶修这个小家伙睡着,不知被亲了多少次也不醒。
  
  还以为自己做着梦,梦见自己和沐秋哥哥追蝴蝶,蝴蝶扑到了自己的脸上了。
  
  下了飞机,喻文州没带叶修去蓝雨的俱乐部,而是去了g市自己买的房子里。
  
  修修这么可爱,当然只能我一个人看了。
  
  到了家,喻文州打开了灯,叶修却醒了。
  
  迷迷糊糊的,眼睛还睁不开,然后用小爪子揉了揉。
  
  “喻爸爸。”可爱的小奶音,喻文州的心要被萌化了。
  
  叶修心情好,就叫喻爸爸,不好呢,就要被喊手残。现在的心情应该还不错。
  
  叶修两只手环住喻文州的脖子,整个人像树懒一样挂在喻文州的身上,喻文州的手托着叶修的屁股,不忘趁机捏两把。
  
  “修修饿了吗?”
  
  叶修被喻文州放在了沙发上,窝在他的怀里,像只橘猫一样蹭蹭喻文州的下巴。
  
  “要吃。”声音有些迷迷糊糊的,带着一点点撒娇的味道和小鼻音。
  
  喻文州刮了一下叶修的鼻子,宠溺的笑着说:“小馋猫。”
  
  叶修还没睡清醒,被喻文州刮了鼻子就一个劲的傻笑,又在喻文州的怀里扭了扭,动了动,蹭了蹭喻文州的下巴,抱着喻文州的脖子,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胸口。
  
  “喻爸爸我要吃。”
  
  果然只有迷迷糊糊的时候才会这么乖。叶修真是会撒娇啊。
  
  “那修修先坐着,我去泡牛奶。”
  
  “嗯。”叶修抱着布偶熊,眯着眼,又睡了一会儿。
  
  喻文州泡好牛奶后,在叶修旁边坐下。
  
  “修修?”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叶修。叶修揉揉眼,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啊~”然后又迷迷糊糊接过牛奶,眼睛还没睁开。
  
  “有没有糖啊~”拖长的小奶音,撒娇的味道。
  
  喻文州笑了笑,在叶修的脸上掐了一下,装作放在了杯子里。
  
  “现在有糖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甜甜的笑了,然后咕噜咕噜把牛奶喝了下去,把杯子一放,就倒在喻文州身上又睡了。
  
  修修好可爱啊,好像要亲一口啊。
  
  说亲就亲。
  
  然后就波了一口。mua~
  
  今天可以和修修一起睡了啊。
  
  叶修被换上了睡衣(自然是喻文州把他脱光在穿上的,其实喻文州想直接脱光了睡的,但还是怕他感冒。)手全部缩在了袖子里。
  
  月色似霜。
  
  喻文州抱着叶修在被子里,叶修的手环着喻文州的脖子,头埋在喻文州的胸口,蹭了蹭,像一只猫一样。
  
  晚安。

【韩叶】军训 第一天

 军训第二天ฅฅ*
    想哭ฅฅ*
 

01
  
  
  今天是军训第一天,我们的教官是韩文清。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脸,我有点想把自己的钱包交上去。
  
  在休息的时候,隔壁班的叶修教官跑到这里来串门。
  
  “老韩,这个怎么开啊?”叶修教官环着韩文清教官的脖子,整人贴在他的身上,手上拿着个口哨,一直打不开。
  
  然后韩文清教官一把拿过,一撕,就开了。其实这个哨子韩文清教官也一直打不开的,但是在叶修教官面前就不一样了。
  
  “谢了,老韩。”叶修教官在韩文清教官的脸上亲了一口,就走了。
  
  “矣~”全班的眼睛里放出了腐女的光芒。
  
  然后韩文清教官脸红了???(虽然他黑,但我还是看出来了,这是腐女的直觉)
  
  
  02
  
  
  今天,在中午吃过午饭后,我瞄到叶修教官和韩文清教官在一起。
  
  他们两个坐在树荫底下的长椅上,两个人穿的还是军装。叶修教官坐在韩文清教官的腿上!!!
  
  嘴里还笑着,我一直躲在远处的一棵树后暗中观察。感谢绿色的军装,让我完美的隐蔽了起来。
  
  然后我就一直在树后看着韩文清教官和叶修教官调了一个中午的情。我竟然看着他们撒了一个中午的狗粮?!
  
  时不时韩文清教官咬咬叶修教官的耳朵,时不时亲一个。你们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真的好吗?!
  
  没关系,我们fff团不烧真爱。
  
  
  03
  
  
  下午军训快开始的时候,韩文清教官还站着一边和叶修教官说话。最后真的要开始训练了,叶修教官只得走了。
  
  然后韩文清教官捏了捏叶修教官的屁股,还拍了拍。
  
  “韩文清,你要死啊!”叶修教官炸毛了,对着韩文清教官就是一拳向脸上打去,韩文清教官轻轻松松接住。
  
  低头在叶修教官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
  
  叶修教官瞪了一眼韩文清教官,红着脸就走了。
  
  (其实韩文清教官说的是:你明天还想下床吗?)
  
  
  04
  
  结束一天的军训后,还要一起在主席台集合才放学。
  
  韩文清教官和叶修教官管理的班级是相邻的。
  
  两个人就绕着管理的班级走啊走,没次就正好在中间留下的间隔相遇。
  
  第一圈,叶修教官亲了韩文清教官一下。就是刚刚擦肩而过,然后叶修教官一偏头,一个吻就轻轻落在了韩文清教官的脸颊上。
  
  然后韩文清教官就一直憋着笑???
  
  没错,就是憋着笑。
  
  一直在旁边暗中观察的我,眼中的腐女之魂在燃烧( ͡° ͜ʖ ͡°)✧
  
  第二圈,叶修教官打了韩文清教官的屁股,特别响的那种,留下一个嘲讽的微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韩文清教官就瞪了叶修教官一眼。
  
  之后韩文清教官再也没有看过叶修教官一眼。
  
  到了可以放学的时候,韩文清教官草草的解散了我们,我们故意走的很慢很慢。然后韩文清教官就一直在旁边等着叶修教官放学。
  
  叶修教官一放完学,等着学生走的稍微远一点 一把就把叶修教官扛在肩上。
  
  “韩文清,你放我下来啊!”叶修教官脸都红了。(我为什么看的出来呢?因为叶修教官白啊)
  
  我们终于叫出了我们期盼已久的口号:“日夜不休!日叶不羞!韩叶大法好!”
  
  韩文清教官对我们笑了一下:“很有眼光。”然后扛着叶修教官跑了。

【all叶】修修就是用来宠的 03

一章小的过度段ฅฅ*
会有喻叶的ฅฅ*
我要去军训了(*꒦ິ⌓꒦ີ)
本子还是会继续写的ฅฅ*

   03
  因为叶修亲了王杰希,王杰希就陪叶修玩了一个下午,不论微草的小朋友说什么都不理,眼里只有叶修。
  
  叶修想要学做蛋糕,然后王杰希就依着他去买了材料。叶修就踩在凳子上,点起小脚尖,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面粉什么的到处都是。
  
  “是这样的。”王杰希从叶修后面圈住他,握着叶修的小手做了起来。叶修踩着凳子,也才到王杰希的胸口。
  
  “这样吗?”
  
  “对的。”然后王杰希弯下腰,趁着叶修心情应该好,在叶修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软软的,滑滑的,像牛奶一样的味道。
  
  两个人鼓捣了一个下午,才做好一盘纸杯蛋糕。
  
  叶修把奶油弄得到处都是,脸上也是的,王杰希正准备抱着叶修亲干净,然后,门响了。
  
  叶修立马推开王杰希,拿了个巧克力最多的蛋糕就跑去开门。
  
  “一定是喻爸爸来了!”然后点起小脚丫开门。
  
  喻文州?他怎么来了?
  
  王杰希的大小眼中闪过一道光。当然,左眼比较亮。
  
  “修修,有没有想喻爸爸啊~”标准的喻文苏,然后给了叶修一大大的熊抱,亲掉了叶修脸上的奶油。
  
  这明明是我该亲的!!!来自王杰希的怒意。
  
  “修修好甜啊~”喻文州蹲了下来,大概和叶修差不多高。
  
  “喻爸爸,这是给你吃的。”叶修捧着纸杯蛋糕,眼睛鼓溜溜的看着喻文州。
  
  快表扬我吧!
  
  喻文州揉了揉叶修柔软的头发,接过了蛋糕,咬了一口,满嘴的巧克力:“修修最棒了。”
  
  “修修走吧,我给你买了机票,一起去蓝雨吧。”
  
  “好!”叶修笑得可甜了。喻文州单手一把抱起了叶修就跑。
  
  “啊喂!”王杰希还想叫住叶修和喻文州,但喻文州把门一关,就是一个百里冲刺到了机场。
  
  就这么走了?我还一句话都没说,修修不爱我了吗?哈,我没有魅力吗?
  
  王杰希只来得及伸出手,还没喊出口,喻文州就跑了。
  
  果然是心脏。只留下王杰希一个人大眼瞪小眼O_o
  
  ………………………………
  
  

【韩叶】驯服一只叶不羞

最后发一次ฅฅ*

  

  今早叶修一起来,腰痛的不得了。

  

  记得昨天在床头放了一包烟的,想来抽一根。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啊。

  

  然后在床头只看见韩文清给他留的纸条。

  

  “叶修,你的烟我给丢了,早饭我放在了桌子上,记得吃。”

  

  韩文清你可以啊,日了老子就跑,还把老子的烟丢了哈!

  

  叶修顿时有了想杀人的冲动。把纸条撕得粉碎,然后随便丢。

  

  哼,反正是韩文清搞卫生,无所谓。床底下还有烟,不要紧。

  

  叶修下了床,发现藏在床底下的烟也没有了。

  

  “韩文清,你给我等着!”

  

  然后叶修饭也没吃,撸了一天的竞技场。

  

  韩文清回到家,看见叶修在刷副本,瞄见饭也没动。又在玩荣耀饭也没吃是吧!

  

  然后一把扛起叶修,就拍叶修的屁股,拍的特别响的那种。

  

  “韩文清,你要死啊!”语气傲娇的不得了。叶修的腿挣扎着,手也在拍韩文清的背,但脸是红透了。

  

  “你拍我屁股干什么啊,放我下来啊!”韩文清一句话也没说,就扛着叶修进了房,随叶修乱动。

  

  到了卧室,韩文清一把把叶修丢在床上,然后开始脱衣服。

  

  “韩,韩文清,有话好说,别,别脱衣服啊!”叶修试图逃走,又被韩文清一把拉了回来。压在床上说:“不吃饭是吧,挺有力气啊,那就来一炮啊!”

  

  然后韩文清亮出了他的大宝贝,真的“大”宝贝。

  

  ………………………………

  

  被狠狠地做之后,叶修真的欲仙欲死,但是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韩文清,真的大,叫的他喉咙都破了。

  

  叶修虽然一直揉着腰,总算好好吃了晚饭,一如往常,是韩文清洗碗。

  

  叶修一直坐在客厅边荣耀边暗中观察,寻找着机会。

  

  哼,此仇不报非君子。

  

  但直到叶修洗完澡,才得到了一个机会。

  

  韩文清正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看着文件,还皱着眉头,看得特别认真,应该很重要。

  

  韩文清,你要认真看文件是吧,我偏不让你认真。

  
        走石墨

  

  “老韩我错了啊!”

  

  “错哪了?”

  

  “我不应该抽烟,不应该不吃早饭,不应该在你认真的时候吵你。”叶修一脸诚恳(???)

  

  韩文清靠近叶修的耳畔轻说着:“不,如果你像刚才那么吵我,可以随便吵。”

  

  然后开始堵住叶修的嘴,吻的叶修开始缺氧才松开。

  

  “我还没有洗澡,一起吧。”然后就把叶修拖进了浴室,无视了死肥宅那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抵抗。

  

  “老韩我真的错了啊!”叶修扒着浴室的门,还打算垂死挣扎一下,于是 ,他被那个得更狠了。

  

  …………………………………………

  

  有一天,喻文州问韩文清是怎么把叶修那个荣耀第一脸t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连boss都抢的少了。然后韩文清回答:

  

  “不听话,就是欠日。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来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是两炮。做到他哭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