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蕤

我隐居竹林深处 不闻窗外事

【all叶】偷窃者也2

随便写写✧*。
班上要排话剧✧*。
存稿慢慢发✧*。
  
  
  “或者,换一种说法,偷。”
  
  
  叶修脸上的面具没有破碎,只是说:“我……没有……”
  
  
  苍白无力的辩解,因为无法辩解。
  
  
  人赃俱获。
  
  
  “那么叶家的嫡长子为什么会去偷东西呢?抑郁症吗?”
  
  
  叶修愣了一下,却又笑了。
  
  
  “想要做什么交易?”
  
  
  叶修转过身,直看着喻文州,没有丝毫畏惧。他撕下了小偷的面具,面具里的他是个王者。
  
  
  喻文州,狡猾得像狐狸一样的喻文州,喻家的独子。既然他没有立即将自己是抑郁症患者的事捅出去,而是静静等在这里,等着将自己抓个现行,还在这里慢慢恐吓自己。总是想要交换点什么,作为保守秘密的代价。
  
  
  喻文州也退开,到了一个安全距离,除掉靠在肩头的暧昧,与狡猾的威胁恐吓。
  
  
  “作为交换,我也有一个秘密需要告诉你。”喻文州靠在床边,两人的眼神,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接着,喻文州继续说:“我是个同性恋。”
  
  
  叶修虽然有些惊讶,却似乎又没有出乎意料之内。
  
  
  像他们这种世家弟子,总有些地方与他人不同,总有那些不为人知,被隐藏在光鲜外壳下的秘密。
  
  
  其实叶修也是同性恋,不过他的口味似乎更重,比如第一次就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什么的。
  
  
  但叶秋现在已经安静被埋葬在南山之土中。
  
  
  其实性向这回事,本来只应该家族内部知道。就算自己是个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但在外界看来,你只能是个异性恋。
  
  
  因为自己喜欢同性这一点,被捅出后,只能是个身败名裂。
  
  
  喻家是个从政的大家,喻文州又是独子,以后至少会是一个副国级的干部。
  
  
  同性恋这件事,其实和叶修有抑郁症的事也是差不多,对等的信息,使得交易更公平。由此得,喻文州是想要真心做交易的。
  
  
  但是抑郁症,对于叶修来说只是个引子,后面应该有更多需要一并被埋葬在南山里的事。
  
  
  喻文州将自己交叉的腿换了个方向说:“我需要一个床伴。”
  
  
  又向叶修走近:“你很适合。”
  
  
  叶修飞快思考着,最后想了想,点了点头,扬起一个笑容:“好啊。我也缺一个。”
  
  
  自从叶秋死后,叶修就没了床伴。
  
  
  有时候仔细想想,同性恋多好,又不会怀孕,还很刺激。
  
  
  “现在试试怎么样。”喻文州用陈述的口气说,从他的抽屉里拿出来避孕套与润滑剂。
  
  
  慢慢逼近,将叶修圈在怀里,四目相对,然后吻了上去。
  
  
  慢慢摩挲,勾勒唇形,撬开齿贝,喻文州温柔入侵,叶修迎合,两舌交缠。
  
  
  “唔……嗯……”发出了低低呻吟。
  
  
  喻文州的手开始伸进了叶修的衣服中,顺着脊髓,一节一节往上。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动作越来越放肆,叶修却推开了他,嘴唇红肿带着水光。
  
  
  “我还有事。”叶修错过喻文州,将床上的书放到了旁边桌子上的小书架上。
  
  
  “今晚?”喻文州提议。
  
  
  “抱歉,也没有时间。”叶修拿起外套,“下次吧,还有很多时间。”
  
  
  之后便离开宿舍,去了花街。
  
  
  还在宿舍里的喻文州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
  
  
  叶修对什么都不留情面。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似乎什么也不能让他打破自己的规则。
  
  
  “当我的床伴怎么样?”
  
  
  “好啊。”
  
  
  简单的语气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一样。
  
  
  但就是被这样的叶修吸引着,无可救药。
  
  
  起码能先得到身体不是吗?
  
  
  喻文州把叶修刚刚摆到书架上的书摆正,决定也出去走走。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