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蕤

考完填坑✧*。

[咕咚]哎呀,风纪委员 上

墨言在路上✧*。
all叶在路上✧*。
马场林在路上✧*。
寒假作业在路上✧*。
  
  
  
  我是李懂,是学校的风纪委员。
  其实风纪委员也就只是每天站在校门口查查仪表,走廊上看见谁就查查仪表。
  总的来说风纪委员就是查仪表。
  
  
  所以大家一看见我的红袖章就跑的远远的。
  
  
  
  我也不是很严厉啊。
  不就是要你们把自己收拾的整洁些吗,不要像高二的顾顺学长就行了。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顾顺学长。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篮球部的部长,顺便说一句我是篮球经理。
  每次篮球比赛,就会有一大群女孩子,对着顾顺学长大喊大叫。
 
  
  “啊啊顾顺你好帅!!!”
  “顾顺加油!!!”
  
  
  不就是打个球嘛,有什么好叫的,女孩子就是要端庄一点,才是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说远了。
  
  
  依旧是早上上学,我站在大门口查仪表。
  
  
  顾顺大摇大摆就走过来,顶着那一头我只能用乱七八糟七上八下来形容的头发,不,乱毛。
  每次我看见他那头乱毛恨不得一剪子剪了。
  
  
  但是我是风纪委员,我得有素质。
  我和顾顺才不是一样的那种人。
  
  
  “顾顺学长!”
  我连忙向前跨一步堵住他。我才到他胸口,看见白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跟他说说他头发的事。
  
  
  “有事?”顾顺学长挑了挑眉,低下头来看我,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你的头发是不符合学校规定的。”虽然我要抬头才看见他的脸,也要尽量严肃,一定要让顾顺学长明白仪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顾顺学长愣了一下,然后对我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在他面前有些站不住脚,脸好像还有些烫。
  
  
  “我知道你的头发最符合学校规定了。”
  
  
  然后他摸了摸我的头,我好不容易打理好符合规定要求的头发就被打乱了。
  
  
  “走了,早自习要迟到了。”说着又走了。
  
  
  “喂!”
  
  
  我试图叫住他,但是顾顺学长早就走远了。
  我懊恼的拨了拨额前碎发。
  
  
  不仅头发被弄乱了,他那头乱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唉,做风纪委员好难。
  
  
  下午的课终于上完,我准备在社团活动的时候,再和他说说他头发的事。
  
  
  我看了看镜子前的自己。
  头发√
  衣服√
  这才是学生该有的样子。
  
  
  我在篮球场外坐在,等着顾顺学长训练完。
  
  
  可是顾顺学长只时一个劲的在训练。
  不停的在炫技,我也看不懂,我只是一个管账的篮球经理而已。
  
  
  倒是旁边围观的女生又开始叫了。
  女孩子要端庄一点啊!
  
  
  顾顺学长一直看着我,我也一直盯着他——头上的乱毛。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反正我是一直在想怎么剪掉他一头乱毛。
  
  
  过了好一会儿,顾顺学长还是在训练。
  算了,去活动室等他吧。
  
  
  “喂!顾顺学长!我去活动室等你!”
  我挥着手朝他大喊。
  
  
  他应该听见了,停下手里动作,对我眨了下眼睛。
  
  
  然后我就在活动室等啊等,终于等到顾顺学长训练完。
  一头乱毛总算因为剧烈运动出了汗,稍微安静的贴在额头。
  
  
  “找我有事?看了我那么久?”顾顺学长一边擦着汗一边向我走来。
  
  
  “你过来。”我想他招招手。
  
  
  因为我坐在,顾顺学长只好弯下身子与我平视。
  
  
  我把他的头发弄整齐,额前的头发被拨开。
  终于,不再是一头乱毛了!
  这样不是好看多了嘛!

  
  看着自己是杰作,然后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顾顺学长的眼神好像变了。
  
  
  刚想把手收回来就被顾顺学长握住。
  他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被看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烫。
  便转移视线,试图抽回手。
  
  
  “别动。”
  
  
  “啊?”
  
  
  “你的眼角沾了一根睫毛。”顾顺学长一脸认真的表情。
  
  
  “是吗?”
  
  
  我眨了眨眼睛,正打算自己去把睫毛拿掉,顾顺学长却先开口。
  
  
  “我来。”
  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竟然觉得有点好听。
  
  
  顾顺学长的脸不断放大。修长的手抚上我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我闭上了眼。
  
  
  感觉得到顾顺学长的手轻轻的拨弄着。
  活动室里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