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蕤

考完填坑✧*。

言棋的第10h「与上仙与团子」

那个起晚了,干脆第10h吧
天雷滚滚的ooc
我就喜欢霸道上仙×傻白甜小妖精
那个写得有点迷
大家随便
晚上更一篇许言的小甜饼
you are mine还在继续写但是很卡

  上仙李泽言座下有只白猫,传闻是下人间渡劫时候捡的。那雪白的毛,油光水滑的,忍不住让人想摸一摸。
  
  
  李泽言上仙喜欢穿黑色,抱着的白猫就尤为显眼,像捧着个团子。
  
  
  天上各路神仙也最喜欢和李泽言上仙打交道,因为与他说话时可以时不时揉一揉那白团子,然后那白团子在李泽言怀里扭一扭,甩甩毛茸茸的尾巴,发出“呜呜”软糯的叫声。
  
  
  妈呀,太可爱了!
  好像蹂/////躏他啊!
  
  
  连悠然仙界第一美人的称号也要被那只白团子抢了去。
  
  
  悠然当然气不过。
  
  想着老娘的第一美人的称号还能被抢了去?哪只小妖精不识好歹敢和老娘抢男人?
  
  
  便气冲冲的跑去李泽言上仙在的华锐宫,非得看看那只猫生的什么国色天香的美貌,平时冷冰冰的安娜看了也要跑到老娘面前夸耀一番。
  
  
  悠然上仙一只脚刚踢开华锐宫的门,便瞧见李泽言上仙拿着根什么草在逗那白团子。
  
  
  那白团子眼睛闪闪的,鼓溜溜的直盯着那根草,快要瞪成斗鸡眼了。然后小肉抓向前一扑。哎呦,没扑着,像个球似的,就在桌上滚啊滚,直接落到李泽言上仙的怀里。
  
  
  妈的,好可爱!
  快让姐姐抱抱!
  
  
  团子又把小爪子搭在李泽言上仙的食指上,然后捏住,揉了揉。团子眼睛眯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喵……唔……”柔软的声音。
  
  
  肉抓!那是肉抓嘛!!!!!
  我也想要摸啊啊啊!!!
  
  
  悠然觉得好像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鼻子下流了出来。
  快奶我一口啊!萌出血了!
  
  
  白团子好像看见了她,歪着头,对悠然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小牙齿。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血槽空了啊啊啊啊啊!
  
  
  然后悠然就倒了下去,飚出的鼻血流了老多,透在她那身白衫子上。
  
  
  李泽言头也没抬,继续逗着怀里的白色软团子,只唤了一声:“魏谦。”
  
  
  忽然凭空出现一团灰色烟雾,一位穿灰袍的小神又幻化其中,他两手抱拳,微微俯身:“属下在。”
  
  
  “抬走。”李泽言宠溺望着白团子道,悠然看也没看一眼。
  
  
  “是。”魏谦又变作一团灰色烟雾,向悠然倒地的地方流去,接着又幻为人形,拖尸体一样,拉着悠然上仙的两臂就溜了,还不忘关上门。
  
  
  魏谦摇摇头,心里默默叹气:主人一定又要做那种事了,白日宣淫可不好。
  
  
  门一关,李泽言忽然不逗团子了。提起它,把他放到面前的桌上。
  
  
  “你刚才是不是对她笑了?”语气中透着不知是怒气还是醋意。
  
  
  白团子瑟瑟的又把准备扑上前的肉抓收了回来,扭头就打算开溜。
  
  
  头还没扭完呢,又被一把提了起来。
  大眼珠子瞪小眼珠子,然后眨啊眨。
  
  
  李泽言低声笑了笑:“没法力了吧?”
  
  
  “!”白团子抖了抖,立马跳到桌子上,刚准备溜走,噗得一下,一团白雾中化为以为俊俏的少年。
  
  
  猫耳朵还在,毛茸茸的尾巴还在,衣服……
  
  
  猫本来就没有衣服,自然……少年也没有。
  
  
  他伏在桌上,一丝不挂,牛奶般丝滑的肌肤,衬着胸前那两颗小\\\\\red\\\\点,那淡淡白雾还没散去,欲盖弥彰更叫人把\\\\持\\\\不住。
  
  
  深蓝色的眼里有着一汪池水,咬着温红的下唇,脸上带着红晕,叫人想咬一口。
  
  
  “洛洛……”李泽言直愣愣看着眼前的少年,唤了一声,声音变得沙哑,觉得喉咙干燥,不自觉吞了口唾沫。
  
  
  “喂!别……!”周棋洛还没来得及说点别的什么,就被李泽言上仙横抱起,直接压在一旁的床榻上。
  
  
  “唔……别……”周棋洛的小脑袋被吻得晕乎乎的,脸也红得和那六月荷花清秀的粉。
  
  
  然后哼哼唧唧的,在李泽言怀里扭啊扭。突然恍然大悟,一把推开李泽言上仙。
  
  
  “干什么?”李泽言上仙突然被推开很不开心,不耐烦的皱着眉,现在只想把面前这人吃干抹净。
  
  
  “说好七日才上一次的!”
  
  
  你上次说话就没算数!我的腰还痛着呢!
  
  
  周棋洛心中不满。
  
  李泽言却道:
  “我可是上仙。”
  
  
  此处有车_(•̀ω•́ 」∠)_

  
  此后,神仙们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白团子。传说那冷酷至极的李泽言上仙身边多了一个穿白衫子名叫周棋洛的少年,从前几百年没在人前笑过几次的李泽言上仙,此后日日都是嘴角上扬。
  
  
  一次神仙聚会,李泽言上仙带着周棋洛也去了,又碰见了悠然上仙。
  
  
  周棋洛也不记得悠然上仙什么样子了,只看见一位好生漂亮的仙子向他看来,便又歪头,笑了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弯弯的眼清亮纯净。
  
  
  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
  
  
  不过这次悠然上仙当着众神仙的面稍稍克制住了自己。深呼一口气,只牵着许墨上仙与白起上仙飞去。
  
  
  “泽言上仙你好啊,”远远的,便开始与李泽言上仙打招呼,“这位是?”
  
  
  悠然虽在与李泽言上仙说话,眼睛确实看着李泽言身后,扯着他衣袖,只露出小半边头的周棋洛。
  
  
  周棋洛眼睛眨啊眨,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漂亮姐姐,觉得有些眼熟。
  
  
  “周棋洛,我的人。”李泽言介绍到,又揉了揉周棋洛的头。
  
  
  “这是悠然上仙,这两位是悠然上仙的姘头。”李泽言又说着。
  
  
  “呵呵呵,是吗?”大庭广众,悠然不得发作,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李泽言一眼。
  
  
  什么姘头!怎么介绍的!
  白起和许墨能用姘头形容吗?!!
  
  
  不过眼睛又再盯着周棋洛看。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泽言上仙,你方才说什么呢。”许墨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泽言,将手中折扇收起,轻轻敲着另一只手的手心。
  
  
  “李泽言,把话再说一遍。”白起只有肉不笑看着李泽言,将手扶在佩剑上。
  
  
  李泽言轻哼了一声:“幼稚。”
  
  
  便牵着周棋洛的手走了。
  
  
  周棋洛不明所以的望着李泽言,便又回头看着悠然又笑了一下。
  
  
  又有什么液体从鼻子里流出。
  
  
  又一次的血槽清空,不过这次不是魏谦,是被许墨上仙和白起上仙扛走的。
  

下一棒 @本仙女要去养老了
_(•̀ω•́ 」∠)_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