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蕤

我隐居竹林深处 不闻窗外事

【长顾】顾老师·义父·子熹①

you are mine 卡住了❁
最近迷上杀破狼❁
一定要把长顾的肉补上啊❁


  顾昀是为高中物理老师,最近他那便宜儿子长庚也要读高中了,非要来他教书的学校读,又因为自家离学校太远又非要和他住。
  
  
  那就,住吧?
  
  
  “长庚,起床了!”顾昀还在床上趴着玩手机,看差不多7点了,想着叫长庚起床了。
  其实长庚连早饭都吃完了,想着怎么拉着小义父起床呢。
  
  
  “义父,你该起来了。”长庚靠着门框,一米八的个子,比顾昀还高些,带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春气息。
  
  
  “等一下!等一下!李泽言给我打电话啦!”顾昀一脸兴奋。
  
  
  最近不知道怎么,竟然迷上了一个乙女向的游戏。长庚问他怎么玩这个,顾昀愣了一两秒,然后还一脸骄傲地美其名曰:“这个游戏在学生中很火嘛,作为老师当然要了解了解学生每天早在想些什么啦。”
  
  
  啧啧啧,真是不要脸。
  怕不是个gay。
  最好是喜欢男的,不然掰弯他又要费些日子。长庚也想过,掰不弯直接强上得了。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许墨发朋友圈了!”顾昀又开始叫。
  
  
  长庚无奈的叹口气,只得走到顾昀旁边,一把把被子掀开。谁知道顾昀竟然什么也没穿!长庚看着顾昀那光溜溜又白又细滑的翘屁股一时有些口干舌燥。又不能暴露,只得隐忍着,干巴巴地说:“你快起来。”
  
  
  转身就上学去了,一路上心脏砰砰砰,像要从胸腔蹦哒出来了。
  
  
  寒冬腊月的,顾昀又什么也没穿,掀开被子就冻得一激灵。刚想说那倒霉孩子几句,马上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没大没小的,还知道我要骂他就赶紧跑。
  
  
  
  顾昀又开始继续玩着游戏。虽然老师可以比学生晚些到吧,但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要迟到了啊!今天开学啊!自己还是班主任啊!
  顾昀匆忙穿起衣服,火急火燎就跑去学校。
  
  
  也不远,过个马路就到了。
  
 
  终于跑到教室门框,顾昀扶着门先喘几口气,总算没迟到。
  
  
  “呼……”
  
  
  正巧碰见迎面来的长庚,走得那叫一个气定神闲。看的顾昀气不打一处来。
  
  
  龟儿子,不知道叫一下你义父嘛!
  不对,他好像叫了……
  
  
  长庚满脑子还是早上顾昀的屁股,心脏一直跳得飞快,这下子见到顾昀到又平静许多。
  
  
  “顾老师好。”身子微微前倾,很有礼貌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把顾昀非礼了多少遍。
  “行,进去吧。”顾昀喘完气,气也消了,本身也是他自己不是,更舍不得对宝贝儿子说重话。
  
  
  长庚和顾昀一前一后进了教室。
  
  
  “咳。”顾昀还故作深沉咳一下,场面总是到的,这才接着说,“班上来了个新同学,李旻,介绍一下自己。”
  
  
  长庚先是鞠了一躬,然后接着才说:“我是李昱,请多多指教。”
  
  
  然后就看着顾昀用一种鼓励的目光看着他,一脸笑意要溢出来似的。
  长庚,再多说一点吧!
  
  
  长庚只是看了他一眼,真巧迎上他的目光,突然又有些不自在,只是当没看见,继续说:
  
  
  “顾老师,我坐哪里?”
  “李同学不再多说些什么嘛?”
  
  
  “顾老师,我坐哪里?”
  “李同学真的不再多说一点什么嘛?”
  
  
  “顾老师,我坐哪里?”
  “李同学真的真的不再多说一点吗?”
  
  
  “顾老师,我坐哪里?”
  “好吧,”顾昀似乎妥协,“看哪里有位子自己挑一个喜欢的吧。”
  
  
  小兔崽子,看我回家收拾你!
  
  
  
  长庚先向顾顾昀点了下头,就挑了最后一排靠墙的位子坐下。
  
  
  “好了,开学总是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要讲的,讲完就看电影,十二点就放学,下午不用来,明天直接上课。”
  
  
  顾昀能省就省,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日常琐事说完又一遍。但也还是说了几十分钟,自己念着累,大家听得也累,不过总算说完了。
  
  
  “看电影吧。”班上一阵欢呼。
  
  
  然后顾昀悄悄做到长庚旁边的空座位上,和他一起看电影。
  
  
  “看过这部电影吗?”投影仪上,林佳又出来拿了个行李箱(前任3,超级好看的强烈安利)。
  “没有,”长庚轻轻摇了摇头,“我还没有去过电影院。”长庚自从不和顾昀一起住后,不是学习就是想他,哪里顾得上什么电影院。
  
  
  “什么?”顾昀后半句没听清。
  
  
  长庚趁机凑到他耳边,气息轻轻呼到他的耳畔,顾昀不知怎么耳根子红的滴血。
  觉得有些痒,酥酥麻麻的,竟然有些不自在。感觉……怎么说呢……大概被电流流穿是什么感觉了。不对,人体电压高过36伏就死了。
  
  
  “我还没去过电影院。”顾昀总算听见长庚说了些什么了。
  “那我以后带你去。”这话没经过大脑,直接就从口中顺了出来。
  
  
  顾昀收起那些不自在。又拿出自以为义父的关怀来。
  可这温柔的语气,低哑的声音,听到长庚心里却变了味儿。他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顾昀。发现那人全部心思正放在电影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贪婪的眼神。
  不知道这个半瞎看不看得清。
  
  
  长庚心里叹了口气,便靠在顾昀的肩膀也仔细看电影。
  
  
  长庚那柔软的发靠在自己肩上时,顾昀差点一激灵跳了起来,整个人变得僵硬。
  
  
  那种不可言语的感觉又来了,酥酥麻麻的,带点缠绵。
  
  
  但顾昀还是没动,继续看着电影。眯着眼,努力分辨镜头里到底出现了两个人还是三个人。可再仔细看下去也只有一团影子动来动去,耳朵偶尔才听得见几句台词。
  
  
  最清醒的感觉应该是长庚平稳的气轻轻呼在自己的锁骨上。细腻又悠长,电影是更加看不进去了,脑袋里尽是些污秽的事。
  
  
  电影到了结尾,大家都哭的稀里哗啦。似乎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最后一排互相依偎着心思各异的狗男男。
  
  

评论(6)

热度(74)